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我是雪儿
我是雪儿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av电影 av网站 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av视频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01不幸的第一次这是我一个网友的经历,当然有一些是幻想出来,不过大部份也是真实的。

她知道我最近写了我女友小茔的事,看过我的文章,才放心将她自己的故事说给我听。

看来跟本一开始就信不过我吧 =_=. 帮她写她的事害我没有时间写我女友,真想收她代笔费。(雪,只是随口
说说而已,不要打我。)

大家好,最近我在我那个色色的网友鼓励下,定决定将我的经历写出来与各位分享。

先来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雪儿,今年16岁。我的男友与网友都说我样子甜甜的,是走可爱路线的那种类型。

而我的身材,我想我的身材算是标准的吧,1.68米高,胸部有C ,是足够吸引异性的尺寸的啦。反正现在才16
岁,还有时间发育,我也从不担心。

我在大约一年前认识我的第一任男朋友,他叫做耀辉,是我的同班同学。对我算不错啦,上学放学都有接送我
的说,又会送小礼物给我。可是那个臭辉就是很色的,常常要跟我爱爱。啍……不过人家就是不给这个臭辉,谁叫
就是他经常在公共场所对我毛手毛脚,常常偷摸人家的屁屁和胸部。

虽然我也有少许动情的感觉,但是就是不能让他乱来。那个臭辉不知道是不是我不把处女给他,不时要我做一
些会走光的动作,要我给他的朋友看个清光才痛快,真是个变态。

话说回来,在之前的圣诞节,我和辉辉都连续好几天的一起到处逛街,一起吃饭,玩的很开心。

可是臭辉辉又在想色色的东西,说吃完饭要带我去公园散步,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辉辉说:「吃饱去散个步帮助消化哦……而且食饱走一走也不容易变胖,那我们去前面的公园去走走吧,好嘛。」

我心想,再笨的女孩也知道那个公园附近有时钟酒店,你这个真是显而易见的藉口。不过算了吧,你平常对我
都不错,这几天大家也很开心,今晚就留一个美好的回忆吧。

我说:「好啊辉辉,嘻……我发觉最近好像食了太多油腻的东西,变胖了点啊。」

辉辉说:「不会吧,让我这个检察官大人好好的检查一下。」

说罢,他把手放到我的腰装模作样的摸了几下,然后,两只手就滑到我的小屁屁上,连搓带摸的按摩了几下。
在街上给辉辉摸,真的有一点点莫名其妙的兴奋。

我轻轻打了一下他那不安份的手,说:「不要啦,给别人看到,会不好意思的。」

辉辉说:「不怕,这里人不多,没人会看你啦。」然后他就对我笑一下,又摸了两摸才再收手。

我们一边讨论新年要去那儿兴祝,一边向着公园方向,在大街上走着。

此时辉辉好像面有难色,好像在忍住什么似的。

我说:「怎么啦辉辉,你没事吧?你的面色很难看丫。」

辉辉说:「我好像要去拉个屎,快点儿去公园吧。」

我心里想,都不知道你是真的假的,要让我们可以快点去爱爱吗?!噫……为什么我今天都在想这些东西,真
色。都是辉辉不好,常常灌输这些思想给我。

然后我就轻轻挨了他肚了一下说:「是这里痛吗?」

辉辉没好气的看着我说:「拜托啦……对我好一点不成吗,我看这都是你害的。」

「什么?!」我瞪了他一眼说:「为什么你要拉肚子是我害的?!」

他说:「都是你常常要我吃你盛下的东西,不是油腻你不点,还要吃好几天,不拉才怪。」

唔……原来如此,看来我好像也要负点责任。不过也不能怪我丫……谁叫你是我的男朋友。

我虽然有点不好意思,但也理直气壮的跟他说:「不行吗?!」然后就拉着他,快步去公园去。

走到公园,辉辉就立刻冲进公厕里,而我就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来,等他出来。心里就想着一会儿会不会真的
去时钟酒店呢?!

嘻嘻……我真的有一点紧张,还带有一点期待。嘻嘻……会很痛吗?还是舒服得要死呢?能跟喜欢的人结合,
感觉应该很好吧。

我一直想着色色的事情,想着想着,不知在那儿伸了一条手帕出来,把我的嘴封住,又有两只手把我抱起来,
然后将我拖到附近的草丛里。

一把粗犷的男子声说道:「快!那边!」

我心里很害怕,知道出事了。在微弱的灯光下,我看见前面有一个男人在把风,后面有两个男人拉着我。我不
断挣扎,想把这两人甩开。可是都不成功,这两人太强壮了,不竟我都只是个15岁的女孩啊。我也试着大喊大叫,
不过我的口跟本张的不够大,又有手帕的阻隔,只能发微弱的「唔……唔」声。

他们的气力很大,真的给抓的很痛。他们一直把我拖到灯光较暗的一个位置,我给其中一个人比较强壮的推倒
在草丛上,并分开了我双腿;另一个则把我的手和口封死。我唯一可动的地方只有腰部,下体也给那壮汉压得死死
的。

那把粗犷的男子声是属于比较强壮的那个男人,他说:「小妹妹……今晚你是我们的。我可以放开你的嘴里的
手帕,但是你最好就不要大叫,要不然我会用这把刀在你的面上,身上雕个花哦……」然后他就从身后亮了把3 寸
长的刀子出来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……为什么会在这一晚……我「呜呜……呜呜「声的哭了出来。泪水不断流,
流到我的耳朵去。

这时,另一个男子在我耳边小声说:「小妹妹,乖乖听树哥话哦!听话的就不伤害你,你要知道树哥的刀子是
不能开玩笑的哦。」

这时我也只好顺应他们,无奈地点了点头,一边哭着,一边希望辉辉出来救我,又或者什么人路过救我也好。

那树哥说:「好!真憧事。」然后就拿走了手帕。

树哥收了刀子,开始解开我衬衫和胸罩。他很快地解开了,我的CCup奶奶从衬衫中间弹出来。真是羞耻,我从
来都未曾尝试过这样给男人看我的身体。

树哥说:「真不错的奶子,哦……奶头还是粉粉的,真是件正货!」说罢,他用双手搓揉我的双乳,很用力的
搓,搓得我有点痛。

树哥又说:「你这对奶头,就让我好好的吸一下吧!」

他把头靠到我的奶子前面,一面用力的搓,一面用舌尖挑逗我我乳头。

他用这么羞辱的说话,我听到后脸都红了,我也不敢直视他任何一个部位,只好转了头,合上双眼,任他鱼肉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不知道为什么,我在惊慌恐惧之中竟然得到点快感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」我感觉到由乳头传来的触电的感觉,有一点痒,有一点舒适的感觉。

突然间树哥含住了我的乳晕,他的舌头不断在乳晕上搞动。「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快感突如其来的侵袭着我。

他这时又一吸一放的大力吸吮我的乳头,「啊!……」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。

树哥温暖的的嘴唇在乳晕上一吸一放,舌头又会在乳晕上打圈,这已经令我情迷意乱了。虽然现在我的眼角还
有泪光,可是同时间我已经轻轻的呻吟着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唔……」

嘴里说不要,但是我的阴道已经流下淫水,我的阴道口已经湿了,而且我感觉到内裤也沾到了一点点淫液。

就在我失神的同时,树哥把手按到我的内裤上,开始打圈的按摩着。

「嘿嘿……小淫娃已经湿了耶……」树哥淫笑着。

虽然隔了层内裤,可是树哥的手艺真的很好,不断的来回按摩着我那敏感的小豆豆。快感不断直冲上脑部。

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唔……」乳头和小豆豆传出的快感已经令我神智不清了。

这时树哥还把我的内裤褪掉至大腿,又拉开拉炼把他的阳具掏了出来,对准了我的阴道口。趁我在这迷迷糊糊
的时候,把龟头顶进来。

「啊啊……!」我呻吟着。

树哥火热的龟头已经顶在我的处女膜上,我的小阴唇和阴道口把他的龟头都吸得实实的,就好像要将他的整气
阳具欢迎入内一样。

树哥说:「哦!太好了!给我上到个处女!」他知道我是处女后好像变得很兴奋,兴奋得像着了魔一样,而我
感觉到他的龟头兴奋得在跳动,且变得更大。

他就这样用力把腰一推,将我的处女膜撕破。

「呀!!……好痛!」我从失魂的状态醒过来。

可能我真的很湿了,他这一插,一下子全都顶进来,顶到底了。

我感觉到树哥火热的阳具充满了我的阴道,人如其名,他的阳具像树根般粗,但不长,顶得我里面涨涨的。而
且加上落红的痛楚,这种又涨又痛的感觉怪怪的。

树哥说:「小妹妹那里真的很紧,超爽,哈哈……爽!」

接下来树哥就很快速的抽插着我的阴道,开始时有点痛,但是阴道里不断溢出爱液,而他亦插得越来越顺畅。

慢慢地,痛楚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重又一重的快感。

我的脸﹑身体﹑阴道变得越来越热,就似有人用慢火把我的身体烧起来。

我开始叫得比较大声一点,配合着树哥每一下抽插的呻吟着:「不要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啊……」我
的阴道很热,热得好像要将要溶化那种温度。

树哥也呻吟着:「唔……唔……嗄……好紧……」

我的双手被另外一人按住,动也动不了,而下身正在给树哥的粗壮阳具又快又猛的抽插着,这种拘束,这种令
人定害羞的姿势,增加了我的羞辱感,将我的快感推至高潮的边缘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不行了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阴道一直传来与阳具磨擦的感觉,真的非常舒服。

一直的快速抽插,树哥我龟头亦不时碰到我的子宫口,碰得我下面痒痒的。

我兴奋地呻吟:「啊……请不要……不要这样插我……我会受……啊……受不了的……」

树哥说:「唔……你真是个淫娃……你下面把我的……我的宝贝吸得很爽啊……」

突然间,我感觉到树哥的阳具变得更坚硬,插的频率也加快了,现在我的身体快要热得溶化,太舒服了,我想
我快要升天了。

树哥说:「不行了……要……要射了!!呀……啊……」

树哥终于在我的体内射出了滚烫的精液,我的阴道完全接受了他射精时的动能。他一直的射,而我亦被这些射
精的冲击把我推到高潮了:「不要啊!啊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嗄……」

「嗄……嗄……嗄……」我差一点就兴奋得晕去。树哥就射在里面,精子热热的烫着阴道。幸好今天是安全期,
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树哥说:「嗄……呼……好啦阿志,换个位置,到你……」

阿志(按着我手的人﹞:「好呀,终于到我爽啦,看你干得那么卖力,我早就忍不住想操一下这个可爱的淫娃
了!」

不是嘛!……还要换人?!……我不要呀……你们要把我奸到何时何刻才想会停手?

这时远处有个男人跑过来,是把风的那个,他说:「不好,有警察过来了,快走!」

树哥跟阿志听到警察二字都吓了一惊。树哥急急忙把裤炼拉好就跟着另外两人逃走了。

阿志临走前还说:「嘿……算你走运!」

「呜呜呜……呜呜……」我真的哭了出来,强奸犯说我走运,我可是被你们强奸了呀……!

「呜呜呜……」这时辉辉走过来了,他说:「不要哭,那些浑蛋一定没好报的!快点穿衣服吧,没事的,回家
吧……我送你回去。」

然后就回家了,心情糟透了,但也没有跟家人说,不敢说亦不知怎样说,事情就此完了。洗澡时还特意把阴道
都洗得干干净净,不想留下一滴属于那个人的精液,更不想留下任何属于他的味道。

过了几天,等人家回神过后再回想起来,辉辉对我说的话我有点想不通,难度他一早就看到我给人强奸而不出
手相救吗?为什么事发之后不先带我去警局而是回家?

他有什么阴谋吗?这个臭辉辉。

02百货公司中的意外自从上一次被强奸之后,辉辉就不停的向我要。说什么,「你也不用守住第一次,因为经
已没了,我们做做看吧。」

还有常常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把我推倒,又对我毛手毛脚。最后我也按不住,跟他做了好几次。可惜辉辉他的技
术不好,又只顾自己高潮完就办完事,害我只能兴奋,却没人陪我跑到终点。

最近有高潮的那一次,是在一个中型的百货公司里面。

可能我真的有点变态,家里寻不到开心,要跑到百货公司里面享受。

那一天我跟男友,还有我15岁的弟弟一起到百货公司买东西。

我去买衣服,他们去买游戏机XDS.可能我穿得算是性感吧,周围的男人都色眯眯的看着我。我穿背心和热裤,
还可以吧。化了一点点妆,穿凉鞋。很轻便的打扮。

其实我身上还多了一个小东西。嘻嘻,就是辉辉给我带的震蛋。

辉辉说:「嘿嘿……很刺激吧……我会随时把他开了。」

我说:「坏透了你!」

他又说:「你走运喇,很多人也未曾试过在街上来高潮的,你要谢谢我。」

说着,那个东西就动了。他把震蛋的开关调较至中等,一直震着我的小豆豆。

慢慢的,我一边走,小豆豆就一边的变成一颗硬豆豆。

我心跳跳的很快,不一会脸都红了。一方要面承受着下体带来的刺激,却又要装着若无其事地逛街。

辉辉说:「你看你的睑都出卖了你。」

我的脸真的红得很利害吗?!我也不敢再正视周围的人了。但是我最不敢正视的是我的弟弟,他就在得的旁边。
我最怕是他听到我裤子里所发出的声音。蛋蛋一直贴着豆豆在震,震动时又会发出声音。

弟弟说:「姊,你没事吧……你的脸怎么突然红起来的?」

我说:「没什么,只是这里的空调不够好,我有点热。」

我当然会热啦,我的欲火正燃烧着我的身体啊。特别是周围有那么多人看着我,好像被街上的人视奸一样。不
知道是我紧张而流的汗,还是太兴奋而流汗,总之我现在脸上、身上都长了些小汗珠。

当然水灾最严重的地方是我的阴道啦,阴道口不知什么时候一直都流着淫液出来。贴着阴部部份的小裤裤都湿
了。

幸好还未到高潮,要不然,淫液就会顺着大腿流出来。

就这个样子我们又逛了大概十钟左右,我好像有点认不住要去的感觉。

我就小声跟辉辉说:「我要去一下厕所,你不要关掉啊。」

他回答说:「嘿嘿……好,我们在这儿等你。」

然后我就进了走火通道里面,再下楼梯去地窘的厕所。

不过很奇怪,之前有两个男人一直跟着我们的后面走,现在好像跟着我走似的,一起进了走火通道。

走到女厕的门之后,他们突然间把我夹住,一前一后的,又捂着我的口,将我推到男厕里面。这时候厕所里有
一个人,他看了我们一眼后,就擦身而过,出去了。

这两个陌生人找最里面的一个厕格,推了我进去。那里很脏,我又被推的跌倒了,双手都按到地上的尿液去。

一个陌生人说:「小淫娃,我都看到你在干什么喇。你很淫荡吧,逛街也要用性玩具吗?」

另外一个说:「听到了,你下面一直发出声音,一直说快操我吧!我都听到哦……」

我说:「不!不要过来!我会……啊……呀!唔!」

我还未把话说清楚,他们就用在旁边的厕纸窒进了我的口,不给我作声。然后粗暴的把我的裤子脱掉,把整条
裤子扯下来,掉在地上。

一个说:「嘿嘿……没说错你吧,你这淫妇,你看,内裤都湿得不成样子了吧。」

另外一个就把我的小裤裤扯掉,可能他太急了,扯的时候把小裤裤都撕破了。

而震蛋就掉在地上,还在震动。

然后他说:「奸死你!我的鸟比你的玩具好得多了!」

他把他的短裤、内裤一次过脱掉,然后阳具一下子就插进来了。幸好我那里有足够的水份,要不然一定会痛死
我。

他一来就很快速的抽插着。我之前在震蛋给我的快感之下就已经很舒服,现在还有一条硬绑绑的阳具插我,实
在正合我意。

我的只能够「唔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叫,看着地上的蛋蛋,还在震。我想辉辉一定不知道我正给人
强奸吧,他应该还以为我在用它来自慰吧。

在抽插着我的人说:「这小妞下面真紧,我从来都未试过被女人夹得这么舒服的!」

另外一个男人这时把他推开了一点说:「我不喜欢等,来,我坐这里!」然后他就脱了裤子,坐在座厕上。

抽插着我的人说:「哈哈……兄弟真有你的,好,你来吧。」

他把我抱起,再放到坐在座厕的男人身上。现在我们就像三文治一样,我被夹在中间。前面的人在插我的阴道,
后面的人把阳具对准了我的屁眼。

「吐……」

后面的男人把口水吐出来,吐在手上,在用手把口水搽在龟头上。然后他就握着阳具,往我的屁眼挤进来。

他的龟头全都插了进去,我完完全全的感觉到我的屁屁好像被撕开了。非常的痛,真的很痛,我想应该有流血
吧。

我很痛,却不能叫。只可以「唔唔!……唔唔……唔唔!……」的呻吟着。

他说:「不用叫了,好好服侍大爷我吧!哈哈……」

他说完之后就插得更深入,好像是整条阳具也插了进来。

他们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抽插着。我前面的,被插的很舒服,很热,快有高潮的感觉。但是后面的,每一下插进
来我都有撕裂的感觉,但抽出来时却好像有点舒畅。

这感觉难以形容,我也只可以以,「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!唔唔……啊……」的回应着他们的抽送。

前面男人的说:「操得你很爽吧,你这小淫妇!看我的……」

说罢,他就以更快的速度抽插着我。很快很快的,好像要把我们交合的地方擦出火花来似的。

而后面的男人也不甘示弱,亦都加速起来,令到我更强烈的感觉到痛楚与快感的交替。

我好像要飞起来一样:「唔唔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他们一直的插我,真的把我插死了。他们两个人抽插了差不多几百下之后,我高潮了。

我大声呻吟着:「唔唔唔……唔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!」

他们也因为我高潮时肉壁收缩的压力,在我体内射精了。我感觉到他们热热的精液在我的阴道里,直肠里流动
着。

他们的阳具抽离我的身体,而且其前面的男人说:「呼……真好玩……」

后面的男人也说:「对……嘿嘿……希望再有机会见到你……」

然后我就被他们放到地上。因为屁屁的痛楚,和高潮的余韵,我全身也使不出力,一直失神的躺在有尿液的地
上。

他们穿好裤子,把我口中的厕纸拿掉,就拍拍屁股走了,还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。

就在这时,我的弟弟进来了。

弟弟说:「姊姊搞什么的,去那么久,害得的也忍不了。」

真不好彩,弟弟他有其他的厕格不用,偏偏走过来最后一格。他一过来就看到我躺卧在地上,我的双脚还是M
字形的分开。弟弟就看着我躺在地上,阴道口和那被抽得红肿的屁眼一直流着精液。

弟弟说:「姊姊你……」然后他就扑过来,双手按在我身上。

继续说:「姊姊……我……其实你这么火辣……我以前就很想上你,就这一次……就这一次给我操你好吧!」

弟弟他很快地把阳具从裤炼之间掏出来,一下就插入了我的阴道了。

我说:「弟……我们……我们不能这样做的……快……快拔出来……」

我跟本还未从高潮失神中的状态回复过来,又给另一支阳具插进阴道里。

弟弟说:「不要紧,我不介意现在有别人的精液,只要做一次就好了。何况你里面一吸一吸的,我好舒服啊,
姊。」

我感觉到弟弟的阳具慢慢的变大,变得更硬。他的阳具一直的跳动着,由软软的肉棒成长为又粗又硬的肉棒。
撑得我阴道满满的,很充实。

弟弟开始抽插了,我完全没有力气去阻止他。

我只好说:「唔……弟……我们……不可以……啊……不可以乱伦的……啊……」

弟弟说:「姊姊,就这一次吧!」

弟弟那又硬又热得阳具,每一下都深深的插进来,插得我又有高潮的感觉了。

整个人又热起来。

我也忍不住呻吟着:「唔唔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唔……啊啊……」

弟弟说:「姊姊你看,你都很享受的,对吧。」

现在没有了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束缚,我自由了。我的腰自己忍不住,跟着弟弟的抽插而扭动起来。

我呻吟着:「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弟弟很用力的插,他每一下都碰到了子宫口。我也很卖力的扭动我的腰,希望他可以插得更深。

弟弟说:「姊姊……你很利害啊!我快不成喇!」

弟弟开始加速,而且我的腰也越动坏快。现在弟弟的龟头就正在我的子宫口打圈,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。
很热,很舒服,亦很刺激。

我说:「唔……姊姊要去啦……啊啊……姊姊要……快……啊……匆快点儿……」

弟弟说:「姊……我也……」

弟弟用力的抽插了十多下后,就对着我的子宫口射精了。

我在他射精的力量下也到达高潮,阴道不断抽搐,把弟弟的肉棒吸实,不让他的肉棒离开。

我叫着:「啊……!……好热啊……好多啊……啊啊……!」

我觉得好像有一部份的精液射进了子宫了,因子宫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,很舒服。

但是很奇怪,我就感觉到弟弟一直在射精,射了好久也没停下来。我觉得很热,很多液体充满我的阴道,非常
舒适的说。

弟弟说:「姊姊,对不起啊,我……我在里面泡尿了……对不起……」

什么!原来射得我子宫口苏苏麻麻的是弟弟的尿劲,天呀,很脏啊。我不要啊。

我立即站起来,尿尿就一直的流出,好像我站着尿尿一样。这样一来,地上都是尿与精液了。

之后我把自己清理好,穿好衣服,把震蛋拾起收到裤袋中。弟弟也看到我这个动作,还说我是个色情姊姊。我
敲了他的头一下,再洗个脸,在想自己是不是个淫娃。然后就跟弟弟一起出去。

我真的很淫荡吗?被陌生人强奸,还有高潮,而且不上一次了。再说我好像是有一点点是自愿的,因为快感而
没有制止事情发生在我身上。我算是个淫娃吗?

为何他们都这样称呼我?

想不到最后,我也容许我弟弟上我,真希望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吧。

【全文完】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8-04-25更新.